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最新消息

内容详情

标签大全SiteMap

魔域私服发布网站跨服军团战,月霞轻衣故事

  • 作者水宠
  • 来源www.733my.com
  • 点击890
  • 日期2017-7-10 22:27:50

 相信跨服军团战是一大部分魔域玩家每周最重要的几项活动之一了,怎样打的爽,怎样带领自己的兄弟们去征服一个又一个地图,领取各自神域的特产是每个有兴趣打跨服的军团高层需要考虑和布置的事。下面我说一下我对战兽的一些理解,大家可以互相探讨一下。特别感谢东北大区的广福老大哥,这位魔域的铁杆老玩家,将他的2个号和军团借我做图片。说的不对的地方大家还请多多包涵。

  军团战兽一共有5类技能型战兽和一类骑乘型战兽。我侧重说一下地宠,火宠,水宠和骑宠。五系属性战宠的都是可以合体和施放技能的。但是需要出征15秒渡过成长期之后才能使用。军团战兽骑宠则不需要有15秒的成长期,和骑宠一样使用,随时上马,上马后被攻击战兽掉血。

  各个战兽单体作战能力对比:光明,自然,潮汐,战骑属性相同。

  最抗打的战兽:大地掌控者。大地在其他属性不变的情况下血量最多

  攻最高的战兽:烈焰掌控者。烈焰在其他属性不变的情况下攻击最高

  战兽合体后可以使用技能,跟用法宝宝一样,技能名字为XX基础攻击,在他拖到你的快捷键里就可以使用技能主动攻击了。此技能为通用技能,所有战兽通用。

  军团战兽技能解释:

  潮汐掌控者:生命契印,链接周围3名战友的生命,将他们所受的伤害转移到潮汐掌控者身上。个人觉得不太准确,如果将转移更改为分担会更好理解。废话不说上图:

魔域私服发布网站

结论:满级水宠技能效果将为你分担90%的伤害,也就是说,只要战兽不死,你将只受到10%的伤害。

  火焰掌控者:攻击契印,将火之源力融入11名战友体内,让他们的杀伤力得到一定程度提升。

  魔域的技能解释此技能为被动技能,可是我出征后(过了成长期了)用同样的三洞大石头攻击血族,和上面水宠分担伤害时装备一样,打到同一个测试战士号,伤害可以说是没有变化的。还是上图:

魔域私服发布网站

  这个战宠还有待研究,如果大家都用不了的话,那也希望官方工作人员处理一下这个问题。

  大地掌控者:空间契印,大地掌控者的体内空间能装载15名战友,保护他们不受任何伤害。

  这个技能从我看到的第一眼起,就觉得这才是军团战的精髓所在,可以让15个人在战兽里面,并且敌对的人不知道你这里面有多少人,你可以随意发挥。比如15个大攻击血族?柱子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从大地的身体里了出来一起干军团柱,是不是很嗨!?更爽的是满级军团将有3个大地守护者。

  军团战骑:是打柱子人保命的首选,如果生命无危险可以选择火宠,相当于多出征一个法宝宝。因为战骑是可以瞬间上马的,上马后它将为你承担伤害。但是要躲着点对面会玩的异能。

  最后祝大家天天开心,人人都能在4月28日以后玩到双胞胎骑士宠!保佑我也能玩到一个双胞胎骑士哦!




我是树心城的一只海鸥,经过一千五百年的修练幻化成人,大多数时候我愿意变回海欧,在幽静的树心城和危机重重的隐雾沼泽自由翱翔。我喜欢听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高兴时我会放声歌唱,海风将我的快乐和着海的气息散播到树心的每个角落。

  虽然我在树心领域生存了千百年,熟悉树心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棵小草,可是有一件事我始终充满好奇:在海边的浅湾,有一座小岛,岛上修建了一座小城堡,千百年来,城堡如静止在往昔的某一分某一秒,无人打理却不显分毫破败迹象……

  第一次飞入似人间仙境般的树心城,无意中降落在神秘仪师阿斯特洛身旁,朝这位鹤发童颜却威严的老人展颜甜笑:“爷爷”。阿斯特洛静默良久,眼神由最初的凌厉转为复杂的柔和,用慈祥和仁爱的声音说:“孩子,该来的总会来,你该知道自己的名字了,从今天开始,你便叫‘霞·薇恩’吧,愿你如朝霞般灿烂,似晚霞般绚丽。”阿斯特洛说完便唱起了咒语,一团薄如禅翼的绿纱从树心的深处徐徐飘来,掉落在我的双手中。恍如隔世的熟悉感让我产生晕眩,好想好想问面前这位严厉而慈祥的老人“为什么”,可是看到阿斯特洛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话到嘴边却只幽幽地回了句“谢谢爷爷,我走了……”。

  我展翅飞翔在树心的高空,默默看着手中散发着梦幻般色彩的纱裙,胸口涌出的竟是陌生的揪心痛,有一种液体滑入嘴角,暗自舔了舔,咸涩的苦味从口中流入心田……

  千百年来,我知道城堡的大门只是虚掩,却从未擅自闯入。如今驻足良久,我缓缓推开木门,镶嵌在墙壁的几颗夜明珠将屋内照得纤毫毕现,屋内的装饰和家什布置简单而雅致,厅堂正中挂着一幅肖像:男的英俊挺拔,紧紧拥着挂靠在他身躯上的俊俏女子,两人微笑对视,却挡不住彼此眼角流露出的爱怜和倾慕。揪心的熟悉感让我产生瞬间晕眩,用手揉揉额头,我径直踏上墙壁边的旋梯走向二楼,随手推开一间卧室的门,换上月霞轻衣后走向室中唯一的落地长镜,镜中的女子梳着蔷薇花冠髻,蛾眉淡蹙,秋水盈眸,红唇轻咬,纵有千层轻纱亦遮不住她若隐若现的妙曼胴体,淡绿的月霞轻衣让她释放着张扬的青春,四射的活力,引人无限遐思……

  隐约中似有一声叹息在耳边响起,我跑出房间,四下寻找声音的来源,最终在厅堂正中的画像前停留,画像中的女子已被一团薄雾笼罩着,她转过身子,面朝我飘来,我吃惊到无法动弹,面前的女子与我在镜中看到的女子如此相似,是我自己吗?温柔的声音在耳边悠悠响起:“我是你前世的一缕的情魄。前世的你因无法割舍一段情缘,强行施咒将我封于画像中,你因此差点灰飞烟灭,是树心城的神秘仪师阿斯特洛怜你痴心,施咒将你救回,并将你变成一只普通的海欧,本希望你从此简简单单,快快乐乐,但最终你还是修练有成并寻觅而来,我等你已整整一千五百年,你和焰的一段情,该有所了结了……”说罢,女子欺身而来,与我渐溶为一体,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晕眩倒地。